我12岁喜欢上信鸽
2020-07-16 15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的确,作为一项专业性很强的体育项目,信鸽运动在大部分人眼里还比较陌生。记者随机采访的市民,几乎都不知道信鸽是一项运动。俞桑云希望老百姓多了解一点信鸽,尤其是上海的信鸽运动。“上海,就是中国现代信鸽运动的发祥地。”

鸽友有依法饲养信鸽的权利,邻居有免受污染的权利,二者的平衡是个难题。长宁区信鸽协会的周选林做了50年的“信鸽调解员”,他的经验是大部分的矛盾都可以协调解决。

“信鸽的空间越来越小了!”上海市信鸽协会副秘书长俞桑云认为,信鸽运动在上海已存在80多年,养鸽噪音、鸽毛乱飞、鸽屎熏人等扰民问题不是近些年才有的。“但上海过去是老式里弄,邻里间关系近,有问题好商量。后来搬进了公房,人情淡了,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又强了,矛盾就不容易化解。”拥有3700余名会员的信鸽“大户”浦东新区,今年夏季就接到200多条相关投诉。

在上海信鸽协会注册的会员,已从1986年的3万多名,降至如今的1.3万左右。“中心城区的养鸽户我们已经不再发展,郊区新小区里的养鸽户入会门槛也很高,要邻里、物业、居委全部同意。”俞桑云说。

“不少人问过我,信鸽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养的?”俞桑云说。

老周坦言,“会做人”也是和谐养鸽的一大要素。“我干了这么多年,看到有的养鸽户和邻里相处得特别好。鸽子有时会把邻居家的衣服或车子弄脏了,鸽主认错态度很好,爽快地答应出钱洗。甚至还有养鸽者出钱,为小区添置健身器材。”当然,老周也遇到过不少情商较低的鸽主,最后引发公愤,协会只好取消其会员资格。

和老郑一样,“等鸽子”是所有养鸽人的一个习惯,比赛时一坐就几个小时,甚至一整天,用他们的话说“信鸽回到家的那瞬间,是人生中最幸福的”。“我12岁喜欢上信鸽,看着鸽子孵出来,雌鸽一口一口地喂。小鸽子翅膀硬了,会飞了,但飞去多远也忘不了这个家。最远从新疆放飞,鸽子翅膀伤了、内脏坏了,还在飞,就是要回家。”老郑说。

上海目前每年有市级的信鸽竞翔比赛10多个,各区县也会组织大大小小几十场比赛,奖金少则几百多则二三十万元。在一些人看来,养鸽人的主要目的就是参赛赚奖金,或交易鸽子来赚钱。“养鸽为比赛是肯定的,不然就少了一个最大的乐趣,但真想靠鸽子发大财的几乎没有。”家住广中路的养鸽户王键(化名)告诉记者,他们这个群体里,既有个体老板,也有下岗工人;大部分人是“以鸽养鸽”,小部分能“以鸽养人”,当然也有不在乎钱的。“至于交易,至少我认识的养鸽人里,情愿送朋友也不会卖掉自己养大的鸽子。”

采访市民多不知信鸽运动

“现在养鸽子的大部分是老人,年轻人对信鸽不感兴趣。或许用不着多少年,人们又会怀念市中心飞翔的信鸽吧。”一位养鸽人感叹。

日前,宝山区屹立不倒12年的最牛“鸽子别墅”拆了又建,让养鸽话题成了新热点。近年来,作为一项传统的群众性体育项目,信鸽飞得有些尴尬。

信鸽扰民投诉近年增多

老周说,鸽友要有公德心,做到口勤手勤。“口勤就是向邻居多做解释,手勤就是及时清扫信鸽的排泄物、清除污染源、早晚错峰放飞等。”

养鸽户也要“会做人”

但平心而论,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养鸽者群体。前几天,记者来到长宁区周家桥街道一幢6层老公房的破旧阁楼里,养鸽户郑建华正美滋滋地看着一台电脑。准确地说,这是一台监视器,连着阁楼外鸽棚里的几个摄像头,“只要鸽子飞回来,我就能看见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abwv.cn网上真人游戏平台-网上真人游戏网站-网上真人版权所有